细胞是“生存”还是“焦亡”?均由DDX3X来“决定”!

美国圣犹达儿童研究医院Thirumala-Devi Kanneganti和英国李嘉诚中心癌症研究所Richard J. Gilbertson等研究人员合作,发现DDX3X蛋白通过调节NLRP3炎症小体,在应激细胞中起着决定生死的检查点作用,相关论文2019年9月11日以题为“DDX3X acts as a live-or-die checkpoint in stressed cells by regulating NLRP3 inflammasome”在线发表在《自然》上。

细胞是“生存”还是“焦亡”?均由DDX3X来“决定”!

研究人员发现应激颗粒的产生特异性抑制NLRP3炎性小体激活、ASC斑点形成和细胞焦亡。应激颗粒蛋白DDX3X与NLRP3相互作用以驱动炎性小体激活。应激颗粒的组装导致DDX3X的隔离,从而抑制NLRP3炎性小体激活,发现DDX3X在驱动NLRP3炎症小体和应激颗粒包装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揭示应激状态下DDX3X可以调节细胞“生存-焦亡”命运的决定。

细胞是“生存”还是“焦亡”?均由DDX3X来“决定”!

应激颗粒和NLRP3炎性小体竞争DDX3X分子以协调在应激条件下先天反应的激活和随后的细胞命运决定。骨髓室中应激颗粒的诱导或DDX3X的缺失导致体内炎性小体依赖性细胞因子的产生减少。

这些研究结果表明,巨噬细胞利用DDX3X的可用性来解析应激信号,并在促生存应激颗粒和焦痂ASC斑点之间进行选择。总之,这些数据证明了DDX3X在驱动NLRP3炎性体和应力颗粒装配中的作用,并提出了一种类似变阻器的机制模式,从而用于调节压力条件下细胞生死的命运决定。

细胞是“生存”还是“焦亡”?均由DDX3X来“决定”!

据悉,细胞应激反应通过调节细胞存活和死亡在调节体内平衡中起重要作用。应激颗粒是细胞质的区室,使细胞能够在各种压力下存活。应激颗粒的组装和拆卸缺陷与神经退行性疾病、异常抗病毒反应以及癌症有关。

炎性小体是多蛋白质异聚体复合物,其感知与损伤或细胞内病原体相关的分子模式,并组装成称为ASC斑点的细胞质区室,以促进caspase-1的活化。炎性小体的激活诱导白细胞介素(IL)-1β和IL-18的分泌,并促使细胞命运走向焦亡,这是一种程序性炎症细胞死亡形式,在健康和疾病中起主要作用。

细胞是“生存”还是“焦亡”?均由DDX3X来“决定”!

虽然应激颗粒和炎性小体都可以通过感知细胞应激来触发,但它们驱使了相反的细胞命运决定。应激颗粒和炎性小体之间的交流及其如何影响细胞命运尚未得到很好的研究。

来源:科学网小柯机器人

为让广大从事医学、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人员更多的了解细胞程序性死亡,尤其是细胞焦亡,更高质量地完成科研任务,将于2019年9月21日至22日在北京举办“细胞焦亡研究方法培训班,学员将在教师的指导下,完成一系列细胞焦亡相关实验。

想看课程的详细信息可以戳:细胞焦亡研究方法培训班再次开班,现在报名立享优惠!或扫描二维码即可

细胞是“生存”还是“焦亡”?均由DDX3X来“决定”!
扫描二维码,了解更多培训详情

或联系下面的老师也可以:

郑老师 010-53516075,sales@micro-helix.com

细胞是“生存”还是“焦亡”?均由DDX3X来“决定”!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Q: 2487148818
座机:010-53516075
手机:13811498884

公众号
公众号
返回顶部